国研网
您当前位置:国研网首页 > 专家库 > 专家文章

李佐军、田惠敏:国家外汇管理局首次公布我国外债数字——《改革开放:政府与市场关系视角下的复兴史论》系列131(1989年10月)
李佐军

2018-08-22

    引言

    1989年10月,国家外汇管理局根据《外债统计监测暂行规定》确定的外债范围,公布了我国1985年至1988年末全国外债余额。这是国家外汇管理局首次公布我国外债数字,也是我国外债管理体制改革中的一件大事。此外,本月还推出了一些重要法规和改革举措,如:国务院发布《全民所有制企业临时工管理暂行条例》;《关于大力开展农田水利基本建设的决定》;国家计委等部门联合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自筹基建资金管理的补充规定》等。

    一、重要文件

    我国正式加入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协定》。这是我国继加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公约》和《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之后加入的又一个保护工业产权的国际公约。(1989年10月4日)

    国务院发布《全民所有制企业临时工管理暂行条例》。(1989年10月5日)

    国家计委、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审计署联合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自筹基建资金管理的补充规定》。(1989年10月10日)

    国务院发布《关于大力开展农田水利基本建设的决定》。(1989年10月15日)

    国务院发布《水下文物保护管理条例》。(1989年10月20日)

    二、重大事件

    北京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四十周年。(1989年10月1日)

    全国农业机械化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1989年10月25日)

    公益事业“希望工程”成立。(1989年10月30日)

    三、重要论述

    《经济学家》刊发刘诗白《东西部经济关系亟需调整》的文章。文章认为,应当充分重视西部经济的作用,加快西部地区的发展,促使东西部经济的协调发展。在大力实行沿海地区发展战略的同时,要不放松对西部经济的开发和扶持。东西部经济关系的协调和地区产业结构的调整不可能完全靠市场的自发作用形成,而必须大力加强政府的宏观调控职能。具体地说,当时政府调控有以下三个方面的任务:一是调整东西部地区的产业结构,二是大力加强地区产业之间的联合和协作,三是加大国家对西部经济的扶持。(1989年10月28日)

    《经济研究》刊发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课题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理论的反思》的文章。关于经济利益体系中的地方行政性分权、收入分配中的公平与效率问题,文章提出:一是以财政分灶吃饭为核心内容的地方行政性分权有必要积极创造条件向分税制发展。二是在国民收入分配上,既要把蛋糕做得尽可能大些,又要特别注意国民收入的初次分配。三是正确处理好公平与效率的关系。(1989年10月28日)

    《管理世界》刊发谢伏瞻《回笼货币、综合治理通货膨胀的政策建议》的文章。文章认为,能不能有效地抑制通货膨胀,关系到改革和发展的全局。抑制通货膨胀最基本的目的,一是稳定人民的生活水平,二是为改革创造良好的经济环境,三是通过稳定经济促进经济的长期发展。(1989年10月29日)

    四、重要数据

    《人民日报》报道,我国当时有专业技术人员2182万人,其中有高级职称的约80万人,有中级职称的约1009万人。(1989年10月4日)

    国家外汇管理局首次公布我国外债数字。国家外汇管理局根据《外债统计监测暂行规定》确定的外债范围,公布了我国1985年至1988年末全国外债余额:1985年末全国外债余额为158亿美元,其中中长期债务余额94亿美元,短期债务余额64亿美元;1986年末外债余额为215亿美元,其中中长期167亿美元,短期48亿美元;1987年末外债余额为302亿美元,其中中长期245亿美元,短期57亿美元;1988年末外债余额为400亿美元,其中中长期327亿美元,短期73亿美元。(1989年10月6日)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全国乡及乡以上工业1989年10月份完成总产值1058亿元,比1988年同时期下降2.1%,并出现了轻重工业、全民和集体所有制工业一起下降的新趋势。1989年1-10月累计工业总产值比1988年同期增长7.7%。这是我国改革以来工业生产首次出现负增长。(1989年10月31日)

    五、作者点评

    【国家外汇管理局首次公布我国外债数字】外债统计是外债管理的基础。改革开放初期,我国有两个外债统计体系。一个是在1983年,对外经济贸易部和国家统计局建立了外债报告制度。这是我国最早的包括外债在内的外资统计制度。另一个是从1985年开始,国家外汇管理局负责外债统计,它的建立弥补了经贸部外债统计的一些不足。1987年6月,国务院批转国家外汇管理局《外债统计监测暂行规定》,旨在准确、及时、全面地集中全国的外债信息,有效地控制对外借款规模,提高利用国外资金的效益,促进国民经济的发展。1989年10月,国家外汇管理局根据《外债统计监测暂行规定》确定的外债范围,公布了我国1985年至1988年末全国外债余额。这是国家外汇管理局首次公布我国外债数字,也是我国外债管理体制改革中的一件大事。但由于存在两套外债统计制度,且两套统计制度在统计口径及内容方面存在着较大差别,造成统计结果存在不一致的问题,这给我国外债管理工作带来了诸多不便。因此,建立一个统一的外债统计体系势在必行。

    六、作者论谈

    【“教育产业化”的正确选择】正确的选择应该是,既不要一味追求“教育产业化”,也不要全盘否定“教育产业化”,而要根据教育行业内部不同部分的性质和特点,分别采取不同的思路和对策,以便既发挥好政府的作用,又发挥好市场的作用,使二者相得益彰。具体说来,在教育公共产品提供上,政府要制定和完善有关法律法规,明确教育公共产品范围和边界,保证财政性教育经费的增长幅度明显高于财政经常性收入的增长幅度,逐步使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达到4%以上,做到“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在教育私人产品提供上,政府要尽快退出,适当放宽行业准入,大力发展民办教育机构,加强行业标准建设,促进公平竞争。

    参考文献

    [1]人民日报图文数据库[EB/OL],1946-01-01/2017-12-31.

    [2]王振川。中国改革开放新时期年鉴(1989)[M].北京: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5:734-833.

    [3]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事记(1949-2009)[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425-426.

    [4]吴晓灵。中国金融改革大事记[M].北京:中国金融出版社,2008:177-179.

    [5]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中国经济发展五十年大事记(1949.10-1999.10)[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421.

    [6]中国税收大事记(1986—1990年),新浪财经[EB/OL].http://finance.sina.com.cn/money/swgh/20061010/12412973176.shtml.

    [7]我国“七五”期间经济发展和体制改革大事辑要(1986—1990年)[J].经济研究参考,1992(1):48-49.

    [8]李志德。对我国外债统计几个问题的探讨[J].国际金融研究,1989(6):35-38.

    [9]吴念鲁。有关我国外债问题的几点认识[J].国际金融研究,1990(10):4-6.

    [10]孙捷。试论我国对外债务的管理[J].财经问题研究,1990(12):20,24-27.

    [11]杨炳尧。我国外债管理问题[J].广东金融,1990(2):23-24.

    [12]阮红。关于我国外债管理的若干思考[J].财经研究,1990(4):13-16.

    [13]刘诗白。东西部经济关系亟需调整[J].经济学家,1989(10):11-17.

    [14]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课题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理论的反思[J].经济研究,1989(10):3-16.

    [15]谢伏瞻。回笼货币、综合治理通货膨胀的政策建议[J].管理世界,1989(10):1-11.

    [16]李佐军。中国改革新思维——改出一个“人本市场经济”[M].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13:67.


↑TOP

 
Copyright © 1998-2018 DRC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国研网
京ICP证030059号  中关村信用促进会会员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