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研网
您当前位置:国研网首页 > 专家库 > 专家文章

许召元:激发民间资本活力须供给需求齐发力
许召元

2018-08-22

    近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以改革举措破除民间投资和民营经济发展障碍,激发经济活力和动力。会议提出,一是下更大力气降低民间资本进入重点领域的门槛;二是取消和减少阻碍民间投资进入养老、医疗等领域的附加条件,帮助解决土地、资金、人才等方面的难题,加强事中事后监管,营造公平竞争市场环境;三是进一步落实好减税降费措施,尤其是营改增等减税措施要抓紧到位等。

    这是继7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之后,国务院再次对促进民间投资领域有关事项作出重要部署。围绕以上三方面举措,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专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员许召元。

    政策机制切中扩大民间投资的关键障碍点

    记者:会议提出“在环保、交通能源、社会事业等方面,向民间资本集中推介一大批商业潜力大、投资回报机制明确的项目,积极支持民间资本控股”。这一措施较以往相比更有针对性,对于帮助民资进入重点领域将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许召元:虽然前七个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5%,有较大幅度降低,但是投资内部出现了明显的结构化差异。一方面,前七个月民间投资同比增长8.8%,保持稳中有升的趋势;另一方面,基础设施投资增速降幅较大,2017年全年基础设施投资增长15.3%(含电力燃气水),1—7月份已经降至2.5%。在这样显著分化的背景下,如何保持投资稳定增长,继续发挥投资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就有不同的政策方向。一种方向是提高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增速,把目前“短”的方面补起来,另一种方向是继续加强民间投资,以“长”补“短”。从中央政策的角度看,采取了对基建和民间投资全面支持、两条腿走路的政策,近期各部委接连出台政策推动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例如,国家发改委提出增加一些投资储备项目,加快现有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进度;财政部提出加快地方专项债发行等。同时,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从三个方面提出推动民间投资的具体举措。

    虽然政策从两方面发力,但是由于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经过了前几年的高增长,其对经济增长的拉动效率远低于民间投资的拉动效率。因此,从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角度来看,我们应把更多的资源、更大的精力放在促进民间投资的发展上。

    破除民间投资和民营经济发展的障碍,激发经济活力和增长动力应该从供给侧和需求侧两个方面同时发力。此次会议提出的三点措施主要是从供给侧角度,针对当前民间投资中面临的主要障碍进行部署,具有很强的针对性。

    以往虽然一再提到降低民间资本门槛,打破“玻璃门”“弹簧门”等,但是从一些企业和项目所反映的情况来看,仍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如何进一步明确民间资本的回报机制。特别是在环保、交通能源、社会事业等服务业领域,项目的回报机制并不明确。比如,民间投资进入铁路交通项目以后,以后项目运营中如何定价,价格怎样调整,客运和货运怎样调整,项目的具体收益怎样,都不太明确。此次会议提出“在环保、交通能源、社会事业等方面,向民间资本集中推介一大批商业潜力大、投资回报机制明确的项目”,强调了政府在推出这些项目时,要明晰投资回报机制。这一点,切中了扩大民间投资的关键障碍点。

    而本次会议明确提出,“积极支持民间资本控股”更是有实质性突破的一个重要方向。以往民间资本即使进入一些服务领域,但仍处于弱势,国有资本仍然占据控制性、主动性地位。积极支持民间资本控股,使民间资本具备更大话语权,对于把握项目的运营管理机制、提高项目效率、提振投资信心而言都有促进作用,下一步如何具体落实民间资本控股是关键。

    强化问题导向激发民间投资动力

    记者:会议提出“取消和减少阻碍民间投资进入养老、医疗等领域的附加条件,帮助解决土地、资金、人才等方面的难题,加强事中事后监管,营造公平竞争市场环境”。对此,你有何具体建议?

    许召元:经过近几年“放管服”改革,特别是国务院连续几年狠抓“放管服”改革,各地在公平竞争环境的建设方面有很大改善。但是从企业的实际反映来看,民间资本仍然面临一些困难,特别是在当前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况下,不少民营企业在运营中存在融资难、融资贵等难题,经营风险较大,虽然贷款政策对于民营企业、国有企业或是政府相关部门而言是公平的,但由于国有企业经营规模相对更大,而地方融资平台与地方政府存在隐性担保关系,银行对于国有企业和地方融资平台更加“放心”,虽然“政策”公平,但民营企业仍难以获得“结果”上的公平。针对这一困境,应当给予民营企业更多支持,例如提高信用担保,运用金融工具对民企采取定向政策支持,更多通过在金融工具上对民企给予更加明确、定向和精准的政策支持以达到最终结果的公平。

    记者:会议提出,进一步落实好减税降费措施,多措并举降低企业成本。对此你有何建议?

    许召元:降成本是面对当前国际环境变化的一个重要措施,也是许多企业反映的核心问题。目前我国许多企业面对外部市场的两大变化,一方面,近几年,特别是今年以来,美国、日本和欧洲许多国家减税力度较大,在此背景下,如果我们没有实质性的大幅度减税,将会形成成本上的差距和劣势。另一方面,随着目前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不确定性,要保持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降低成本也是现实的要求。近几年中央和地方政府在清税降费方面采取了很多措施,但是企业仍然普遍感觉成本上升较快,减税幅度尚未达到企业预期。

    进一步降低企业成本应从两方面着手。第一,减少制度性交易成本,例如,最近国务院力推减少企业办理施工许可证,进一步大幅缩短时间,都是降低企业在建设运营当中时间成本、交易成本的有效举措。这方面仍然有很大的空间,要进一步把国务院关于推进“放管服”、促进营商环境优化等政策落到实处。通过设定一系列定量化、具体化的指标,真正做到降低时间成本、交易成本。

    第二,如何进一步显著降低税收负担和社保负担,也是不可回避的问题。今年上半年税收增长快于GDP增长,说明降低企业税收负担仍有许多工作要做。一方面,应当进一步加强税收征管的力度,为企业创造一个相对公平的税收环境。不少人以为,降低企业成本应该放松征管力度,这是不对的,发展方向应该是强征管和降税率同步进行。以往由于征管水平不同,导致一些企业税收负担较重,而另一些企业税收负担较轻,这很容易对遵纪守法的企业带来不公平,今后应当规范税收征管力度,使企业在同样的税收征管力度和水平下竞争。

    在此基础上,应当尽可能更大幅度直接下调增值税等税率。同时,大幅度减少政府支出,提高政府管理效率,降低社会治理成本。唯有如此,才能为降低企业成本创造更大的空间。

    记者:除了此次会议提出的三方面措施外,你认为,从需求侧角度来看,激发民间投资活力还应在哪些方面下功夫?

    许召元:应当进一步为企业创造市场需求,有盈利空间就会激发民营企业投资,这样才能发挥市场最根本的带动作用。在投资需求方面,一是要创造更好的市场环境,让优秀的企业有更大的市场空间。最主要的是要更大力度打击假冒伪劣产品,净化市场环境。目前绝大多数产品都处于供求平衡或供大于求的状态,下一步主要的增长空间在于提升产品质量,用优质产品获取消费者认可,从而使产品获得相应的价格定价。这就需要打击假冒伪劣产品,为优质产品腾出市场空间。基于此,应当进一步加强市场环境监管,包括营商环境和销售市场的监管,加强市场产品质量抽查,加强消费者权益保护,同时通过信息化手段加强产品质量的信息披露,达到扩大优质产品需求的目的。

    二是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现在的民间投资很多并不是直接的扩大规模,而更多转向了研发投资和升级改造投资,而这类投资的一个特点就是创新不易,保护创新成果更难。只有加强企业知识产权保护,不让企业创新的成果很容易被其他企业侵占,才能提振企业信心,加强现有投资产品的研发升级。


↑TOP

 
Copyright © 1998-2018 DRC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国研网
京ICP证030059号  中关村信用促进会会员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