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研网
您当前位置:国研网首页 > 专家库 > 专家文章

段炳德:以积极有效财政政策应对宏观不确定性
段炳德

2018-07-26

    下半年的财政政策应该扩内需、调结构、促实体,眼睛向内的同时,关注重大风险,积极对冲不确定性。

    财政政策应该关注外部风险,贸易风险首当其冲。加强财政政策与金融货币政策协调配合。发挥财政政策自动稳定器作用。

    上半年财政数据可圈可点

    从宏观经济统计数据来看,今年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418961亿元,按可比价格,同比增长6.8%,一季度增长6.8%,二季度增长6.7%,经济增长连续十二个季度保持在6.7%—6.9%的运行区间。从三大需求来看,投资数据显示,2018年1—6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6%。其中,民间固定资产投资184539亿元,同比增长8.4%。房地产投资同比增长9.7%,投资结构有所改善。消费数据显示,2018年6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0842亿元,同比名义增长9.0%,保持平稳增长态势。进出口贸易数据显示,1—6月份,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14.12万亿元,同比增长7.9%。其中,出口7.51万亿元,增长4.9%,贸易结构持续改善。从供给侧数据看,企业盈利状况继续改善,1—6月份工业企业利润总额累计同比增长15%以上(只有3月份为11.6%)。同期,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保持平稳。但是也应看到,工业企业的负债总额增速有逐月扩大的趋势。城镇新增就业人数,4月份以来的同比数据保持增长。

    财政收支数据保持稳健增长,从财政收入看,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04331亿元,同比增长10.6%。其中,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税收收入91629亿元,同比增长14.4%;非税收入12702亿元,同比下降10.8%。主要税种都有较大幅度增长,其中,国内增值税33600亿元,同比增长16.6%。国内消费税6869亿元,同比增长17.4%。企业所得税23928亿元,同比增长12.8%;个人所得税8127亿元,同比增长20.3%;进口货物增值税、消费税8520亿元,同比增长10.6%。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31237亿元,同比增长36%。基金收入高速增长主要是因为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大幅增加到26941亿元,实现同比增长43%。从财政支出看,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11592亿元,同比增长7.8%,为年初预算的53.2%。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28130亿元,同比增长37.3%。

    上半年财政政策发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上半年,维持积极财政政策取向,减税降费,保持支出水平合理增长。根据今年3月份在两会上审议通过的政府预算报告,2018年全口径国家预算收入为33.5万亿元,政府支出总规模为35.4万亿元。从四本预算来看,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加上调入资金,收入总量为18.60万亿元,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0.98万亿元,赤字2.38万亿元,与2017年持平;全国政府性基金相关收入总量为7.80万亿元,相关支出7.80万亿元;全国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总量为2951.25亿元,预算支出2273.58亿元;全国社会保险基金收入6.81万亿元,全国社会保险基金支出6.45万亿元。值得指出的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提出积极财政政策,当时采取大规模财政支出扩张应对严重金融危机。十年后,2018年赤字率相比2017年下调0.4%,为2.6%,这是自2013年以来首次降低赤字率。从这个意义上讲,今年的积极财政政策不能理解为扩张性财政政策。

    财政发挥主渠道作用,针对重点领域加大投入力度,全力保障国家重大方针政策的贯彻落实。根据年初预算报告,2018年三大攻坚战相关投入合计达14965.95亿元。针对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财政适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优先支持地方在建项目平稳建设。2018年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13500亿元,比2017年增加5500亿元。中央财政安排大气、水、土壤三项污染防治资金合计405亿元,同比增长19%。针对精准脱贫攻坚战,中央财政预算拟安排补助地方专项扶贫资金达1060.95亿元,比2017年增加200亿元,增长23.2%。增量重点用于“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至4月底,2018年中央财政补助地方专项扶贫资金1060.95亿元比上年提早了近两个月全部拨付完成,120亿元新增资金用于支持“三区三州”脱贫攻坚。

    减税降费取得积极成效,经济发展新动能不断增强。近年来,我国持续加大减税降费力度,过去5年,营改增累计减税2.1万亿元,出台小微企业税收优惠、清理各种收费等措施,减轻市场主体负担共计3万亿元。从今年5月1日起,制造业等行业增值税税率从17%降至16%,交通运输、建筑、基础电信服务等行业及农产品等货物的增值税税率从11%降至10%。此外,统一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标准,实施部分行业企业期末留抵退税,也将进一步降低纳税人负担,全年减税将超过4000亿元。加上进一步清理规范政府性收费,继续实施阶段性降低企业“五险一金”缴费比例、降低电网环节收费和输配电价等措施,全年减税降费可超万亿元。

    在利好财政政策支持下,创新发展开始发力,1—6月份,高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11.6%和9.2%,分别快于规模以上工业4.9个百分点和2.5个百分点;战略性新兴服务业、科技服务业和高技术服务业的营业收入分别增长18.1%、17.5%和15.4%。

    下半年财政政策积极应对外部不确定性

    下半年的财政政策只能是微调,大规模的扩张性财政政策出台的空间不大。7月23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已经定调宏观政策不搞“大水漫灌”。下半年的财政政策应该扩内需、调结构、促实体,眼睛向内的同时,关注重大风险,积极对冲不确定性,尤其是与美国贸易摩擦带来的外需影响。

    财政政策应该关注外部风险,贸易风险首当其冲。目前个别主要经济体挥舞关税大棒,掀起贸易摩擦与对抗,对全球经济和全球产业链必定形成一定的冲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模拟的结果显示,按“目前公布的和已经实施的措施”,全球GDP增长可能减少0.5%,约4300亿美元。已经深度融入全球产业链的中国经济必定受到一定的冲击。2017年中国的进出口总额是27.79万亿元人民币,而中国去年的GDP约82.7万亿元,外贸依存度达到33.6%(此处前者是现价,后者是可比价,未作调整)。中国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对美出口额达到4297亿美元,进口额达到1539亿美元,中国对美的进出口总额为5836亿美元。针对受到贸易保护政策冲击的行业出台应对措施,对受影响企业和产业链适当关注。关键应练好内功,中国经济的发展根本在于改革开放,改革带来了制度革命,实施开放政策打开了国门,使中国经济融入国际市场。财政政策应该继续大力鼓励创新发展,支持人力资本提升,降低民间投资成本。在国际经济关系领域,应该联合美国以外的经济体,扩大自由贸易国家的联合,与贸易保护主义作有礼有节的斗争。

    继续保障国家重大政策落实。为实现全面建成小康,三大攻坚战必须打赢。行百里者半九十,三大攻坚战取得优异的成绩,亟须再接再厉,财政政策应该继续发力,在支持脱贫攻坚方面完善体制,创新使用机制,提升扶贫资金绩效,严格监管。在防风险方面,注重政策衔接,保障地方政府的在建项目资金需求,按市场化原则保障融资平台合理融资需求。加快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出资到位,积极满足小微企业融资需求。在污染防治方面,财政政策应引导企业节能减排,鼓励绿色环保产业发展。

    聚焦减税降费,积极财政政策更加积极。7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对财政与货币政策作出最新部署:要求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在确保全年减轻市场主体税费负担1.1万亿元以上的基础上,将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提高到75%的政策由科技型中小企业扩大至所有企业,初步测算全年可减税650亿元。对已确定的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等增值税留抵退税返还的1130亿元在9月底前要基本完成。加强相关方面衔接,加快今年1.35万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和使用进度。减税降费,有效降低企业成本,对激发市场主体积极性发挥积极作用。

    加强财政政策与金融货币政策协调配合。从政策传导过程来看,财政扩张政策会对物价水平形成上涨压力,同时会导致真实利率上升;如果货币政策维持名义利率不变或者降低名义利率,真实利率下降,财政支出扩张就会挤入民间投资,形成总需求扩张。如果下半年我国外需出现下滑,积极财政政策应该与稳健的货币政策协调配合,维持物价稳定,降低真实利率,促进民间投资活跃。同时在防风险、去产能、去杠杆的同时,注意与金融政策的配合。加快政府投融资体制改革。推动政府融资专业化、市场化运作。发挥财政资金的引导作用,加强PPP项目库清理,积极推动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化转型,提升地方金融融资和资本运作的功能,基于市场化运作原则大力发展政府产业引导基金。同时注意政策衔接,不搞“一刀切”。

    发挥财政政策自动稳定器作用。有些政策工具具有逆周期的自动稳定期作用,比如采取累进税率的税收政策,如个人所得税,当税基收入增长越快,税收增速更快,起到预防经济过热的作用,当税基收入增长放缓,税收增速趋于减缓,在经济上升时期自动起到财政紧缩作用,在经济下降时期自动发挥财政扩张作用。


↑TOP

 
Copyright © 1998-2018 DRC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国研网
京ICP证030059号  中关村信用促进会会员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