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研网
您当前位置:国研网首页 > 专家库 > 专家文章

李佐军、田惠敏:“物价闯关”行动从最大的工业城市上海开始——《中国改革开放和伟大复兴史论:政府与市场关系视角》系列112(1988年3月)
李佐军

2018-07-25

    引言

    1988年3月,上海率先调整280种商品的零售价,“物价闯关”行动由此展开,这一调价政策迅速波及全国,引致商品抢购和银行挤兑风潮。同年10月份,中共中央迅速做出决策,果断中止“物价闯关”,开始调整政策,提出“宏观调控,治理整顿”的方针,迅速平抑了物价、稳定了社会,为我国之后的改革提供了若干宝贵经验。此外,本月还推出了一些重要法规和改革举措,如:国务院发布《关于扩大沿海经济开放区范围的通知》《关于沿海地区发展外向型经济的若干补充规定》;国务院对现行外贸体制进行重大改革等。

    一、重要文件

    国务院发布《关于扩大沿海经济开放区范围的通知》。决定适当扩大沿海经济开放区。新划入沿海经济开放区140个市、县,包括杭州、南京、沈阳等省会城市,人口增加到1.6亿。(1988年3月18日)

    国务院发布《关于沿海地区发展外向型经济的若干补充规定》。(1988年3月23日)

    中国人民银行印发《一九八八年深化信贷资金管理体制改革的意见》。(1988年3月25日)

    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举行。(1988年3月25日)

    中国人民银行会同财政部发布《关于开放国库券转让市场试点的通知》。(1988年3月28日)

    二、重要事件

    全国首家房屋拍卖行一一上海房屋拍卖行正式成立。(1988年3月8日)

    经国务院批准,中国农村信托投资公司成立。(1988年3月11日)

    国务院对现行外贸体制进行重大改革。新的外贸体制改革方案的基本内容是,全面推行对外贸易承包经营责任制,主要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计划单列市向国家承包上缴国家外汇的任务和经济效益指标。(1988年3月13日)

    “物价闯关”行动从上海开始。(1988年3月)

    三、重要论述

    《财贸经济》刊发张卓元和刘溶沧《稳定经济和深化改革的双向协同构想》的文章。文章认为,把稳定、改革、发展这三者有机地结合起来。稳定为了改革,改革为了发展,发展又要考虑到稳定和改革两方面的需要。企求发展和改革同时都加快的想法,恐怕是不现实的,也是难以做到的。(1988年3月31日)

    《经济纵横》刊发杨启先《关于深化企业改革问题》的文章。文章认为,企业推行承包经营责任制需要处理好五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承包经营者的确定,必须同人才选拔制度的改革结合起来。二是承包经营目标的确定,必须同技术进步和结构调整相结合。三是承包经营内容的确定,必须同逐步建立企业自我约束的机制相结合。四是承包经营形式的确定,必须与今后深化改革可能出台的措施相结合。五是实行承包经营责任制,必须同完善企业内部管理制度的改革相结合。(1988年3月31日)

    四、重要数据

    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在第八个五年计划中,要使国民生产总值达到15500亿元左右,平均每年增长7.5%左右。(1988年3月25日)

    五、作者点评

    【“物价闯关”行动从最大的工业城市上海开始】价格是整个国民经济的指示器和调节器。物价问题,是我国经济发展和体制改革中最敏感、最突出的问题,也是老百姓日常工作生活中议论最多的话题。在20世纪80年代,我国开启价格改革的航程,很多商品实行牌价与议价并行的价格双轨制。1987年,我国出现通货膨胀,到1988年春天已经非常严重,各方面对物价上涨反应比较强烈,价格双轨制的负作用逐渐显现。与此同时,国际环境正在朝自由市场主义的方向快速转型。一种影响广泛的思想是:放开价格管制,“一下砍掉就行了,长痛不如短痛”。随后,“物价闯关”行动从最大的工业城市上海开始。1988年3月,上海调整280种商品的零售价,这些商品大都属于小商品或日常生活必需品,涨价幅度在20%-30%之间。这一调价政策迅速波及全国,引致商品抢购和银行挤兑风潮。同年10月份,中共中央迅速做出决策,果断中止“物价闯关”,开始调整政策,提出“宏观调控,治理整顿”的方针,迅速平抑了物价、稳定了社会,为我国之后的改革提供了若干宝贵经验。

    六、作者论谈

    【正确看待“市场化改革”】我国过去四十年的改革尽管内容十分丰富,但可大致概括为“市场化改革”。原因是改革的主要对象是计划经济体制,改革的方向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市场化改革带来的各方面成就举世公认,但在改革推进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如城乡和地区间收入差距较大,“上学难、看病难、买房难”等。当前,社会上有一股思潮,将这些问题都归因于市场化改革,强调要对市场化改革进行反思和调整。因此,有必要对如何正确看待和评价市场化改革进行认真讨论。我们认为,我们必须正视改革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其中部分问题确实与市场化改革的不完善有关,但不能将这些问题都归因于市场化改革。

    参考文献

    [1]人民日报图文数据库[EB/OL],1946-01-01/2017-12-31.

    [2]王振川.中国改革开放新时期年鉴(1988)[M].北京: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5:149-262.

    [3]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事记(1949-2009)[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405-406.

    [4]吴晓灵.中国金融改革大事记[M].北京:中国金融出版社,2008:138-147-150.

    [5]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中国经济发展五十年大事记(1949.10-1999.10)[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404-405.

    [6]黄孟复.中国民营经济史·大事记[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186-187.

    [7]中国共产党大事记·1988年,中国共产党新闻网[EB/OL].http://cpc.people.com.cn/GB/64162/64164/4416138.html.

    [8]中国共产党80年大事记·1988年[EB/OL].http://www.people.com.cn/GB/shizheng/252/5580/5581/20010612/487255.html.

    [9]吴晓波.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M].北京:中信出版社,2017:265.

    [10]刘伟.1988年中国“物价闯关”研究[D].北京:中共中央党校,2011:2.

    [11]刘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道路探索——以20世纪80年代末果断中止“物价闯关”为例[J].重庆社会科学,2018(5):84-88.

    [12]张卓元,刘溶沧.稳定经济和深化改革的双向协同构想[J].财贸经济,1998(3):1-6.

    [13]杨启先.关于深化企业改革问题[J].经济纵横,1988(3):1-7.

    [14]李佐军.中国改革新思维——改出一个“人本市场经济”[M].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13:60-61


↑TOP

 
Copyright © 1998-2018 DRC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国研网
京ICP证030059号  中关村信用促进会会员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