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研网
您当前位置:国研网首页 > 专家库 > 专家文章

许伟:在释放有效投资潜力中深化结构调整
许伟

2018-03-20

    投资是经济发展当中的一个关键因素。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促进有效投资,着眼调结构增加投资,发挥投资对优化供给结构的关键性作用。今年要完成铁路投资7320亿元、公路水运投资1.8万亿元左右,水利在建投资规模达到1万亿元。重大基础设施建设继续向中西部地区倾斜。实施新一轮重大技术改造升级工程。中央预算内投资安排5376亿元,比去年增加300亿元。落实鼓励民间投资政策措施,在铁路、民航、油气、电信等领域推出一批有吸引力的项目,务必使民间资本进得来、能发展。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许伟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要继续发挥投资对经济增长、结构调整的促进作用,关键是释放有效投资,抑制无效投资,提升投资质量和效益。

    投资对经济增长贡献有所下降

    记者:怎样看待当下中国的投资形势?

    许伟:投资是实现创新驱动、促进产业升级、改善社会民生的重要抓手,对促进经济增长、优化经济结构发挥着关键作用。但近年来,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有所下降。2010年,资本形成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4.8%,到2017年贡献比重降至32.1%。截止到2018年2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已经连续22个月低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未来投资贡献还有进一步下降的可能。在投资扩张放缓、总体贡献下降的同时,结构分化特征也更为凸显。

    一是传统领域投资意愿不强,新兴领域投资增长较快。尤其是原材料和重化工业部门,新增投资规模明显收缩,更新改造投资比重大,投资整体增速较低,或负增长。而在中高端制造、互联网相关领域投资却保持较快增长。二是东部和中西部地区增长较为平稳,东北地区投资增速却下滑明显。特别是一些外向型程度高、产业转型升级顺利的地区,投资保持较快增长,而产业升级迟滞、民营经济不发达的地区,投资增速回落幅度较大。三是民间投资整体意愿不高,而国企和地方政府投资冲动有效约束不足。民间资金市场化程度高,预算约束相对有效,增长阶段转换时期投资行为总体比较谨慎。而国企规模扩张和地方政府兴投资、稳增长的冲动较强,与之密切相关的基础设施投资对整个投资的贡献率去年接近60%,为亚洲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四是经济类投资空间收窄,民生类投资欠账较多。借助体制动员、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各地都比较热衷于上项目、促投资,重视看得见、摸得着的经济性投资,但对于相对分散、短期拉动效果不明显的社会性投资重视不够,教育、医疗、文化、体育、养老等方面欠账较多。

    投资质量和效益有待提高

    记者:目前中国的投资效率和质量如何?

    许伟:投资持续发挥作用,当前还面临投资质量和效益有待提高的制约。过去三十多年,我国城镇化和工业化潜力巨大,投资空间广阔,潜在增长水平高,高投资就意味着高增长。但随着我国经济逐步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中高增长阶段,房地产、基础设施、传统制造等领域的投资空间有所收窄,推高投资增速受到投资回报下降的制约。从宏观上看,增量资本产出比逐年增加,创造一个单位的GDP,大致需要六个单位的新增资本。无论和中国自己过去比,还是和其他成功追赶型经济体的类似发展阶段相比,这一比例都偏高。从微观上看,投资的回报率也有所下降,以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净资本回报率为例,2010年一度接近20%,之后逐年下降,尽管2017年有所回升,但仍然较2010年下降了差不多5个百分点。如果投资效益和质量不能得到有效提升,仅仅依靠举债推动投资的外延式扩张将难以持续,而且还会增加债务风险,影响经济的平稳运行。投资偏离最优路径太远,或者大起大落,也会造成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

    释放有效投资,抑制无效投资

    记者:如何扩大有效投资和释放有效投资潜力,以提升中高速增长的可持续性?

    许伟:要继续发挥投资对经济增长、结构调整的促进作用,关键是释放有效投资,抑制无效投资,提升投资质量和效益。具体看还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一是提振民间投资信心,增强投资的内生动力。目前,制造业领域民间投资占比超过70%,但服务业领域民间投资占比平均不足40%。要进一步扩大教育、医疗、文化、体育等现代服务业领域开放,降低电信、天然气等基础领域进入壁垒,降低企业税费负担,提振社会预期,吸引更多民间资金。

    二是加快国企国资改革,优化国有资本布局。要继续发挥国有资本在促进社会民生、创新升级、绿色环保、军民融合等领域投资的积极作用,但同时也要做到有进有退,有效约束国企规模扩张的冲动。

    三是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行为。避免部分地方为了GDP政绩,仓促上马项目,通过扩大投资拉高短期增速,进一步增加债务负担。

    四是顺应城镇化规律,加快大都市圈建设。我国的城镇化正在逐步从数量型城市化转向质量型城镇化,都市圈内部还有不少投资空间。

    五是重视人力资本、知识资本、信息基础等软的投资。这些投资符合产业升级方向,是真正的前瞻性、基础性投资,对于提升生产率、优化投资结构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六是优化财政支出结构,提高社会性支出比重,加大社会民生领域的投入。

    七是进一步深化投资体制改革,减少政府对企业投资决策的直接干预,避免扭曲要素配置。


↑TOP

 
Copyright © 1998-2019 DRC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国研网
京ICP证030059号  中关村信用促进会会员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