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研网
您当前位置:国研网首页 > 专家库 > 专家文章

适应产业结构变迁趋势 实现有就业的城镇化
段炳德

2017-12-04

内容提要:产业高级化是实现有就业城镇化的根本途径,以生产性服务业为抓手积极发展服务业,创造最多的城镇就业岗位,实现产城融合,盘活存量城区和产业就业,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容纳增量就业,实现城镇化过程中的产业结构转型,还需第一产业的有序推和二、三产业的有序接,同时高度关注非正规就业,实施包容性就业政策,提升人力资源水平,增强劳动者的就业匹配能力。因此,应以生产率提升为核心,以权属货币化为切入点推动农业现代化;以创新引领和职业教育为突破口,实现制造业高级化;发挥跨国公司作用,加快改革与开放,促进现代服务业发展。

关键词:城镇化,产业高级化,生产性服务业

2016年,按常住人口计算的中国城镇化率达到57.35%,城镇就业人口占到总就业人口的53.38%。我国的城镇化进程取得长足进步,根据理论测算和与先发国家的经验比较,我国城镇化水平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这其中尤其要主要城镇化与产业的协调发展,要实现有就业的城镇化。

一、产业高级化是实现有就业的城镇化的根本途径

为进城农民提供更多、质量更高的就业岗位是中国城镇化面临的重要课题之一,其根本途径在于产业高级化,重要抓手是促进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基本保障是提升金融业水平、强化金融业的支撑作用。在以上三原则基础上,促进三产协同发展,提升经济发展质量。

(一)多措并举,促进产业高级化

产业高级化可以维持经济的国际竞争力,充分利用全球市场规模。产业高级化可以创造大量的白领就业机会,促进包容性增长。产业高级化绝不是产业链的收缩。中国庞大的市场规模和劳动力人口决定了中国将继续在产业链条上的高中低环节保持相应的规模,并提升和保持产业竞争能力。

促进产业高级化的重要途径包括:通过有效土地流转,促进农业适度规模经营,解放农业劳动人口,提升农业劳动生产率;鼓励创新、加大开放力度和加强金融支持,实现制造业升级;适应引导在华跨国企业战略转型、改善税制和服务业开放,发展金融业和生产性服务业,大力提高生产性服务业的比重;注重城市商业规划,优化商业环境,加大小微信贷的政策性资金投入,促进生活性服务业的发展。

(二)以生产性服务业为抓手积极发展服务业,创造最多的城镇就业岗位

美国1870-1970年城镇化率变动同第二产业就业人口比重的变动以及城镇化率变动同服务业就业人口比重的变动之间的相关系数分别为0.60.97;日本1920-1970年这两个相关系数为0.860.93;中国1952-1998年的这两个相关系数为0.840.92。如果到2020年,中国的城镇化率达到60%,中国的服务业就业占比将达到46%,服务业每年将增加800万就业人口。

2015年,交通运输、仓储邮政、批发零售、住宿餐饮、金融保险以及房地产等传统服务部门的增加值占比为50.06%,而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商业服务等现代服务业所占比重约为36.10%。因此,应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提高现代服务业在产值中的比重,全面培育发展现代服务业,包括以通信和信息服务为主的基础服务,以金融保险、电子商务、中介和咨询为主的市场服务,以教育、医疗、卫生、行政为主的公共服务。加大服务业开放,促进现代服务出口贸易进一步增长。虽然服务业开放比商品市场开放面临的监管难度更大,但是服务贸易带来的知识外溢和市场扩大将像商品贸易一样大大促进行业生产效率的提升。

(三)实现产城融合,盘活存量城区和产业就业

开发区和房地产业的快速发展使很多城市出现有城无业的睡城和宜工不宜居的工业园区,居住与就业出现分离,大规模的通勤加大了现代城市交通体系的压力。产城融合是工业化与城镇化协同并进的有效途径。促进生产、生活、生态协调发展,实现产业结构、就业方式、人居环境、社会保障的转变和完善。

国家级开发区地区生产总值“十一五”期间年均增速达到23%,所占全国比重提高到7%,工业增加值所占比重达到12%。根据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和边境经济合作区十二五发展规划,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5%2015年末达到53000亿元;服务业增加值占生产总值比重达到30%;高新技术企业产值占工业总产值比重达到49%;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达到40万元。

国家级高新区同样成为创造新增就业的重要领域。2014年高新区的实现全口径生产总值(GDP)已达到6.6万亿元,占全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10.4%2014年高新区有就业人员已达1524.2万人,是高新区建区初期1992年的44.9倍。

2013年,全国乡镇企业从业人员比2002年增加3300万人,年均净增就业300万人;乡镇企业从业人员占乡村就业人员的比重达到42.85%,成为农民非农就业的主要载体。

(四)发展新兴产业,容纳增量就业

绿色经济、信息服务业、环保产业和健康产业都将成为创造新增就业的重要引擎。世界银行估计,全球环境产品和服务市场预计将从目前的每年13700亿美元增加到2020年的27400亿美元。清洁技术在美国已经成为仅次于信息和生物技术的第三大风险投资最高的领域。2010年,在美国提供环保类产品和服务的就业人口达310万,占全国就业人口总数的2.4%,巴西的绿色工作岗位也达到了290万个,占全国正规就业人口总数的6.6%。中国绿色风险投资在总投资中所占的比例近年来也翻了一倍,达到19%。仅可再生能源领域近年来就创造了230万个就业机会。预计到2030年,这一领域的投资将达到6300亿美元,这将至少创造2000万个额外的就业机会。

(五)实现第一产业的有序推和二三产业的有序接

受益于政策利好的叠加效应,第一产业获得快速发展的大好机遇,城市户口或者说城市生活对部分农民失去了吸引力。健康的城镇化需要有序的推动劳动力的产业间转移,农业园区的发展和村改居的同步进行可以推动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城市产业转移。第二三产业通过开放、竞争和创新实现效率的提升和价值链的高端迁移,创造更多更质量、更高收入的就业机会。收入水平的提高会创造更多的消费需求,结合职业和技能培训,有序的吸纳第一产业转移出的劳动力。

(六)高度关注非正规就业,实施包容性就业政策

自主就业和非正规就业是城镇化过程中不可逾越的阶段,也是中国就业市场的弹性所在。但是非正式构成灰色经济,很难实现可持续的收入提高和健康就业。例如大量农民进城进入灰色经济地带,比如地下广告、非法摩的营运等。对违法违章的要坚决取缔,但是要考虑这部分人的民生,积极帮助这部分人以合法途径就业,而不是简单驱赶了事。

充分发挥社会组织的作用,为非正规经济部门提供更多的职业指导和创业帮助,为非正式就业人群提供一定程度的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以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公共服务等方式予以鼓励发展。加大政策性资金扶持力度,为技能培训和劳动保障提供种子基金,为小微企业贷款进行政策性担保。鼓励工会、行会、乡会等组织的正规化运作,提升弱势群体的保护保障能力。

(七)提升人力资源水平,增强劳动者的就业匹配能力

中国的加工制造业处于国际产业链的中低端,享受微薄的利润但是付出环境污染和健康损失的沉重代价。中国庞大劳动力的存在使制造业在中国就业中的关键地位不可代替,大量各种教育层次的劳动力存在的现实决定中低端制造业在中国同样有生存的空间和生存的必要。中国庞大的人力资源规模也是经济发展的基础性动力。

加强教育和培训,提升劳动者的素质,挖掘人力资源红利,提高制造业的人均效率和劳动生产率,维持相对较高的制造业竞争能力。同时随着中国高等教育的普及和发展,逐渐向产业链的更高端迁移,在创意设计和营销领域及现代服务业的金融保险、信息通信产业、交通物流、电子商务等领域建立中国的竞争能力。随着中国企业“走出去”,对了解西方文化、深谙国际经营惯例的国际经济专门人才带来大量需求。一方面中国的国民教育和职业教育体系应该能够培养与这种产业转移方向适应的人力资源;另一方面通过积极引进海外智力和并购行为吸引国际专才。

二、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实现有就业和有产业支撑的城镇化

(一)以生产率提升为核心,以权属货币化为切入点推动农业现代化

1.优化三农支出结构,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

以政策引导政府、民资和农民三方增加对农业投资,提升农业劳动生产率水平。与日本对比来看,2005年中国水稻部门和日本的生产率差距是3.69倍;日本农业部门的资本存量远远高于中国;日本每百万公顷可耕地联合收割机数量是中国的91倍,每百万公顷可耕地拖拉机数量是中国的近5倍,中国提升农业劳动效率的潜力很大。主动推动农业劳动生产率的提升的措施还包括实施规模化经营、推进农业机械化、发展农业园区,与信息化融合,加强农业的信息服务,促进地区性特色产业的形成。

2.培育中国的跨国公司

政府应以海外投资保险,政策性金融扶持、税收优惠为基本点,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去,以并购方式,对掌握关键技术的国外公司进行购并,或者购并国际知名品牌;以投资方式,在海外设厂、研发中心和建设国际营销网络。结合国内产业转移升级,在有潜力的新兴市场建立中国企业工业园区。

3.加快农村确权,保障农民权属的合法流转

土地经营权、宅基地所有权和房屋等财产所有权的三权确立,才能实现更有序的城镇化和产业转移。不宜剥夺土改以来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制之后在中国农村形成的相对公平的农民人均拥有土地使用权的局面。城乡转移的本质是从自然经济向商品经济的转移,货币是商品经济中介,缺乏货币性收入是农民向市民转移的最大障碍。确权之后,农民权属的货币化是顺利实现市民化的途径之一。权利得到有效保障,可以促进三权的合理流通,向其他产业的转移就会沿着有序、自愿和公平的路径发展。

政府应加快农村确权进程,促进农村自然经济向商品经济转化。鼓励进城农民以以下途径获得货币收入:第一是实现就业,通过劳动获取收入,这在年轻人中比较可行;第二是确权后通过权属转让或者出租获得财产性收入,这对中老年人有一定的吸引力;第三是稳步提升社会保障水平,减少农民进城的后顾之忧。

(二)以创新引领和职业教育为突破口,实现制造业高级化

1.鼓励技术与管理创新,实现制造业升级

政府应以税收优惠的方式,鼓励企业R&D的投入,鼓励企业成为创新的主体,扩大研发部门的规模。减少户籍、子女教育等障碍,建设科研人才引入的绿色通道,促进高端人力资源市场的形成。鼓励企业管理制度创新,创建更加包容性的商业环境。加快资本市场发展,形成支持科技创新成果向市场转化的强大金融资源。

实现信息化与工业化的深度融合。利用信息化技术进行制造业产业升级,加大传统制造业的转型力度。把握新兴产业的发展机遇,在以新能源和互联网通信技术为代表的新一轮工业革命中,抢得先机。在总结既有经验和教训的基础上,开展新一轮的战略性产业布局。

2.加大劳动市场投入,加强教育和培训,培养专业人才

产业链升级必须有足够的人力资源相匹配。政府应以政策性金融引导民间资本进入职业培训和教育市场;逐步普及高中教育,适时把义务教育延伸到高中教育阶段;学习德国等先进制造业国家经验,完善中国职业教育和职业培训体系,在国民教育体系内部促进学术教育和职业教育的双轨发展。利用信息化技术,发展资源强大、便利周到的就业和劳动市场,实现人力资源供需双方的高效匹配。

(三)发挥跨国公司作用,加快改革与开放,促进现代服务业发展

1.鼓励跨国公司参与服务业转型

国际经验表明,跨国公司是经济转型升级的先锋队和主力军。应积极利用国际跨国公司在中国的业务开展,发挥“鲶鱼效应”,促进国内生产性服务业市场的开放与竞争。总结国际跨国公司的服务业转型经验促进国内的服务业转型发展。推动中国跨国公司的服务业转型,鼓励中国的制造业巨头应该向“微笑曲线”的两端加大投入,在研发设计和渠道与行销网络中建立其国际优势,推动中国跨国品牌的建立。

2建立有利于服务业发展的税收体制实现城镇化的就业支撑

加快推广“营改增”改革。截至20165月,全国已全面实施营改增,自20121月在上海试点推广,五年期间累计减税规模达到1.2万亿元以上。与此同时,服务业的减税效应为上下游产业带来实惠,形成促进制造业与服务业深度融合,促进发展,共同提高竞争力的良好格局。在税制结构调整中,适当降低增值税等间接税的比重,适当提高房产税等直接税的比重,更有利于地方融资和激发发展服务业的积极性。

3.加快服务贸易开放步伐,推进服务业生产率提升

推进服务业标准制定,建立最佳实践区;尽快制定上海自由贸易区的实施细则,推广自由贸易区试点,加大服务贸易开放力度,以改革促发展,用技术溢出促进行业水平提升。促进金融业的大开放,大发展,奠定金融业在国民经济中基础产业的地位,提升国际竞争能力,形成几个有国际影响力的国际金融中心,参与全球产业分工,促进国内产业链条的丰富化、高级化。

4.改进地方政府的绩效考核机制,发展服务业导向型经济

确立民生优先的发展战略,把就业等民生指标作为地方官员绩效考核的主要指标,替代一些目前扮演重要角色的经济发展的具体项目。把创造就业的考核指标纳入城市发展的主要考核范畴。引导地方政府发展服务业导向型经济,减少对工业投资的依赖。进一步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市场可以做的坚决交给市场,政府应该做的,一定不能缺位,把地方政府的职能转变作为改革的重要选项。

参考文献:

[1]AuC. C. and J. V. Henderson2006a. How Migration Restrictions Limit Agglomeration and Productivity in ChinaJournal of Economic Development80350-388.

[2]AuC. C. and J. V. Henderson2006b. Are Chinese Cities Too Small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73549-576.

[3]Daniels. P. W.1985. Services IndustriesA Geographical Appraisal. LondonMethuen

[4]HendersonJ. V.A. Storeygard and D. Weil2012. Measuring Economic Growth from Outer SpaceAmerican Economic Reviewforthcoming. 


↑TOP

 
Copyright © 1998-2018 DRC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国研网
京ICP证030059号  中关村信用促进会会员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