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研网
您当前位置:国研网首页 > 专家库 > 专家文章

郑醒尘:对我国产融结合活动的分析与建议(上)
郑醒尘

2017-12-04

    基于长远战略考虑的产融协同活动反映了企业经营的内在需求,是企业通过构建独特优势应对市场激烈竞争的重要手段。

    当前,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有机融合方兴未艾。由于我国《商业银行法》禁止银行持有企业股权和金融领域的利润率普遍高于实体经济,产融结合主要表现为产业资本向金融领域渗透。从政策环境看,尽管监管部门对企业持有银行股份仍存在一定限制,但产业资本进入金融领域的渠道总体畅通,民营资本进入金融领域的条件在逐步放宽,国有资产主管部门也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认可了产业资本进入金融领域。

    如何看待产融结合活动

    产业资本进入金融领域,不单反映了经济发展的内在需求,还是企业应对市场化变化和竞争加剧的重要手段。

    ——产融结合发展具有必要性和合理性

    客观地看,产业资本进入金融领域,反映了经济发展的内在需求,是企业应对市场化变化和竞争加剧的重要手段。在美、德、日等发达国家,产融结合已有上百年历史,并与大型跨国企业的兴起密不可分。

    国际经验表明,产融结合有很多积极效应:一是形成范围经济效应和协同效应。通过整合产业、金融领域的品牌、客户、资金、人才、技术等资源,实现优势互补,达到收入提升、财务改善、流程优化等效果。如依托企业客户资源,发展金融增值服务,形成利润新来源,国外汽车金融公司利润占母公司的30%至50%左右。通过提供产业、金融等多种服务,也有助于稳定客户。二是降低交易成本。通过产融结合,企业与银行交易内部化,银行客户信息更加透明对称,企业的融资渠道更加可靠,双方的成本和风险显著降低。特别是通过提供契合产业需求的金融产品,可持续将集团产业部门的客户转化为金融部门的客户,扩大了基础客户群体,降低了企业成本。三是实现规模经济效益,通过多元化经营分散市场风险,最终达到2+2=5的效果。从金融角度看,由于金融子公司的控股集团熟悉所处的产业领域,对项目技术前景、企业管理能力、企业金融需求等比较了解,因而有利于提高金融服务效率,降低风险。

    20世纪90年代以来,西方国家对金融监管体制进行调整,金融混业经营重新盛行,推动了产融结合快速发展。如美国的通用电器、通用汽车,日本的综合商社,德国的德意志银行、德累斯顿银行和德国商业银行等。美国最大的100家企业中,约有80%实行产融结合发展,大部分企业的金融业务比重超过10%。美国通用电器(GE)的金融业务比重一度超过40%,其内部产业与金融有机结合,相互依存,相得益彰。GE金融为集团内部产业提供了优质的金融服务,同时也利用制造业的基础获得了3A的最高评级。通过产融结合,这些企业快速做大做强,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巨型跨国公司。这些成功经验,对于我国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实现跨越式发展有着重要的启示作用。

    ——我国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结合的两种趋向

    在我国,产融结合尚处于探索阶段。产业资本进入金融领域存在两种趋向:一种是追求短期利益的产融结合,意图通过对金融业的渗透,获取高于产业投资的收益,或者在融资方面获得更多的便利。另一种是企业集团内部的金融机构沿主业的产业链提供配套服务,使集团内金融服务与产业优势得到整合,反映了银行服务回归实体经济的内在要求。后一种类型,与其称之为“产融结合”,不如称其为“产融协同”更为恰当,如华润银行为华润集团上下游客户提供多样化的金融服务,形成降低整体风险和彼此成本的产融协同效应。

    在现阶段,企业选择前一种类型的居多。这是因为近年来企业的经营环境变差,盈利能力下降。受此影响,A股上市公司整体毛利率从2009年的20.3%下降到2011年的18.5%,其中硬件与设备、化工品、工业金属的毛利率分别下降到16.3%、15.5%、8.2%;而金融业由于存在一定程度的垄断,利润率居于较高水平。根据2011年上市公司年报,我国银行业毛利率达51%,普通金融服务业的毛利率也达44%。从资本收益率看,2011年A股金融服务业的净资产回报率(ROE)为19.6%,A股非金融行业的平均ROE为12%。金融行业的利润率和投资回报率相对较高,对产业资本产生巨大吸引力。另一方面,在金融供给尚不能满足需求的情况下,资金可得性对很多企业而言,是比资金成本更为重要的关键因素。

    选择第二种类型的企业则考虑更为长远。一些集团公司积极探索产融协同模式,改善对产业链上下游客户的金融服务,谋求协同效应,取得了良好效果。例如总部设在香港的央企华润集团,充分利用集团的产业背景和内外部资源,推动集团内部各业务单元的整合,将产业活动和金融活动有机结合起来:一方面,通过集团控股的华润银行为集团六大产业的上下游客户提供综合金融服务方案和低成本的融资服务,极大地改善了华润客户的经营环境;另一方面,华润银行也在紧密服务实体经济的同时,拓展了资金和利润来源。依托集团已经形成的产业规模经济和竞争优势,实现了快速发展。在华润集团收购之前,珠海银行是全国最差的六类城商行,不良贷款率一度超过50%。而收购三年后,总资产规模增加320%,达到719亿元,资产质量不断提高,资产减值损失大幅下降。截止到2011年年底,投资损失下降为200万元,贷款减值损失下降为8900万元,资本充足率达26%。至2012年5月,华润银行为集团各个利润中心和上下游客户提供了42亿元的融资;产融结合则为华润银行带来存款47亿元,并为提升华润银行的核心能力奠定了业务基础。

    以华润银行为代表的产融协同模式具有以下特点:一是沿产业链整合上下游资源提供金融服务,借助效率、成本优势稳定合作伙伴、消费者与华润的关系;二是沿资金流提供配套服务,借助华润银行为客户和消费者提供统一、集成的金融服务平台;三是建立覆盖各产业领域的金融服务体系,为其主业(零售、能源、医药、设备、房地产、水泥等)客户提供从融资、支付、结算到投资等支持的全方位服务;四是降低产业经营的财务成本和金融服务的信用风险,使集团的内部资金、信用额度利用效率得到提高;五是集团业务多元化发展,形成若干优势互补、资源信息共享的业务单元,有效分散了行业风险对集团效益的影响。

    产融协同还具有积极外部效应。相关的产业金融服务专长可以复制,为社会上的其他企业提供专业化金融服务。

    需要指出的是,产融协同比追求短期利益的产融结合对企业集团的管理、协调能力要求更高。产融协同实际上是一种商业模式的创新,这种创新不仅需要整合企业的客户群和重要伙伴,重塑企业内部管理框架,还需要改进相关制度,提升风险管控能力,促使集团管理机制更加重视价值链管理和创新,推动各个利润单元相互联系支持并分享资源,共同创造价值。产融协同的最终目标是形成基于集团主营业务的市场地位和有效利用市场资源的盈利模式,树立集团的独特优势和核心竞争力。而这种优势的形成,需要比传统企业更为优化的机制、更多的优秀人才和更强的领导力。


↑TOP

 
Copyright © 1998-2018 DRC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国研网
京ICP证030059号  中关村信用促进会会员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