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研网
您当前位置:国研网首页 > 专家库 > 专家文章

卓贤:定向调控初见成效 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不容乐观
卓贤

2017-10-31

  在我国宏观政策调控工具箱中,上半年定向降准、再贷款、存贷比计算口径调整等工具引导货币信贷平稳增长,有力支撑了经济增长和结构调整。

  今年上半年GDP同比增长7.4%,国民经济运行呈现出稳中回暖的态势。比总量指标更令人欣喜的是结构性指标所透露出的积极信号:第三产业累计增速连续8个季度超过第二产业,服务主导型的经济结构在中速增长下仍创造出超700万的新增城镇就业;重污染高耗能的冶金、采掘、化工等行业增速放缓幅度较大,运输设备、电子设备、电器机械等装备制造业继续保持较快增长。在今年国内外复杂严峻的形势下,收获如此成绩单殊为不易。这一结果,得益于我国政府在保持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的基础上实施了预调、微调,在坚持区间调控的基础上更加重视定向调控。

  在我国宏观政策调控工具箱中,上半年定向降准、再贷款、存贷比计算口径调整等工具引导货币信贷平稳增长,有力支撑了经济增长和结构调整。2014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为10.57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4146亿元;其中,人民币贷款增加5.74万亿元,同比多增加6590亿元。细分贷款结构,我们能更清晰地了解金融体系对经济转型的影响。从期限结构看,短期融资主要是为了满足企业的流动性资金需求,中长期融资则用于扩大产能的投资生产。上半年企业中长期贷款余额增加2.14万亿元,同比多增加了7627亿元,有利地支持了固定资产投资,其中服务业中长期贷款余额同比增长了16.2%,增速比去年同期高了8.3个百分点;而产能过剩行业的中长期贷款同比增长6.4%,增速比去年末回落1.1个百分点,其中钢铁和建材业分别同比下降了8.9%和6%。可以看出,结构性政策工具的应用,对融资结构的改善起到了正面的作用。

  同时,我们也观察到,社会融资在上半年末出现了“冲高”的现象,企业6月份新增中长期贷款比重明显下降。6月份社会融资规模为1.97万亿元,同比多增加9370亿元,环比多增加5700亿元;人民币贷款增加1.08万亿元,同比多增加2165亿元,环比多增加近3000亿元。其中,企业6月份新增中长期贷款占比从之前连续两月60%之上的水平,骤降至45%以下,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成为6月份企业信贷增长的主力。这一现象折射出两个需要引起重视的问题。一是银行冲高信贷规模后的隐忧。由于商业银行基层机构按季度进行与奖金挂钩的考核,在上半年末借道短期融资冲高业绩几乎成为常态。在定向降准、存贷比口径调整等政策松绑下,银行放贷的潜力得到进一步释放。为完成考核任务而仓促发放的贷款,并不反映实体经济的真实融资需求,反而有可能流入资产投资领域,埋下新一轮资产泡沫的伏笔。二是企业的中长期投资意愿不足。企业中长期贷款比重在6月份的骤降,有可能反映企业的短期经营负担过重,长期投资意愿不足。根据人民银行二季度企业家问卷调查报告,企业家信心指数为64.9%,较一季度下降2.1个百分点。因此,虽然中小企业存在结构性的融资需求缺口,但下半年企业融资需求有可能呈现出整体偏弱的态势。


↑TOP

 
Copyright © 1998-2019 DRC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国研网
京ICP证030059号  中关村信用促进会会员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