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研网
您当前位置:国研网首页 > 专家库 > 专家文章

韩日对东北亚经济合作的构想
张丽平

2014-02-28

    亚洲金融危机后,韩日学者分别提出了对加强东北亚经济合作的构想,涉及贸易、投资和金融各领域,其中韩国学者提出成立东北亚经济合作委员会、东北亚自由贸易区和签署东北亚投资合作协议等构想,地域范围基本上限于中日韩三国;日本学者提出建立亚洲货币基金的构想,地域范围包括整个东亚地区。

1.韩国关于成立东北亚经济合作委员会的构想

    这一构想主要从加强政府间制度安排的作用出发,认为没有制度安排的支持和引导,东北亚经济合作容易受外部因素的影响,不利于经济一体化的持续发展。

韩国学者认为,东北亚地区存在着合作的基础,主要表现为中日韩三国的经济具有互补性:日本拥有先进技术和巨额资本;韩国拥有生产技术和发展经验;中国拥有丰富的劳动力资源和广阔的市场。但也承认这种互补性同时又可能构成合作的巨大障碍,因为经济发展水平存在较大差距的国家之间达成自由贸易协议,意味着各国之间将维持现有的分工体系,相对不发达的国家往往难以接受。除此之外,还存在一些非经济障碍,如朝鲜半岛问题、中日难以化解的历史问题、中国的政治制度和统一问题等。因此,有必要寻求一条新的通往制度性一体化的途径。

成立东北亚经济合作委员会正是为了使地区一体化向制度化方向发展。该委员会的目标是试图以特殊的方式获得经济一体化的好处,包括经济、政治和安全各方面的利益。在运作上,该委员会不产生任何约束性的法律文件,是与APEC相类似的松散的经济合作体,更具非正式论坛性质;与APEC不同的是,它可以集中探讨三国感兴趣的问题,因而更具效率。由于合作委员会是参照APEC构建,其组织结构也类似于APEC的组织结构,包括高峰会议、部长级会议、高官会议、及各种委员会和工作组。

2.韩国关于组建东北亚自由贸易区的构想

目前,韩国与日本已经就两国之间的贸易合作进行了接触,但是韩国方面研究的结果显示,只有韩日参加的自由贸易区对韩国极其不利。如果韩国和日本彼此消除关税壁垒,韩国对日本的贸易状况将恶化,贸易赤字将增加71亿美元;日本则是绝对的受益方。如果中国加入,组成三国自由贸易区,韩国学者测算的结果是,韩日之间增加的贸易赤字可以由韩中提高的贸易盈余抵补,且净增95亿美元的贸易盈余;日本的贸易盈余将增加约410美元,是三国自由贸易最大的赢家;日韩两国贸易盈余增加值之和便是中国贸易赤字的增加额。因此,韩国学者认为东北亚自由贸易区的建立无法象EU和NAFTA那样,以扩大市场准入作为开端,区域内的贸易自由化需要花费较长的时间来实现。

韩国学者所设计的建立东北亚自由贸易区的长期方案主要包括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三国统一贸易准则,如入关手续、反倾销规则、产品分类和原产地规则等,同时实施共同的激励政策,加速本地区的产业重组和合作;第二阶段,降低三国共同关心的商品关税税率,同时日本降低从中韩进口的主要商品税率;第三阶段,日本普遍降低对中韩的关税水平;第四阶段,中韩普遍降低对其他两国的关税水平,最终实现东北亚自由贸易区。为了保证这个长期计划的成功,需要成立“东北亚经济一体化促进委员会”,由各国的高层官员和专家学者组成,该委员会负责制定计划,并对单一自由市场的组建进行监督。

韩国学者认为,在这种长期框架下,中日韩之间有可能实现贸易自由化。如果中国因在自由贸易区中的不利地位而暂时拒绝加入,韩国的应对方案是要求从日方获得补偿,即日本承诺对韩国受贸易恶化影响严重的部门进行投资。

3.韩国关于东北亚投资合作协议的构想

韩国学者认为投资是经济一体化的火车头,是区域经济合作的基础,可以带动贸易、产业、金融、技术和基础设施等其他领域的合作。目前东北亚地区资本的流向基本上是单向的,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这种情况仍将持续。因此,在设计投资合作方案时,除考虑如何增加区域内这种单向投资外,还要考虑如何共同合作,吸引更多的区域外投资。

韩国认为东北亚投资合作可以分为中期目标和最终目标。中期目标包括增加区域内单向投资和区域内合作投资项目,扩大区域外国家对东北亚的投资;最终目标包括建立由跨国公司构成的生产网,成立开放的东北亚投资区,构建分享生产资源的合作框架。

为实现这些目标,各国应共同采取以下五方面的政策措施。一是提供信息技术支持,包括由三国有关部门提供数据,构建内容广泛的投资数据库;成立合作组织,对与区域发展目标一致的投资者提供技术支持;合作开发区域内投资项目。二是提供金融支持,包括三国加强对区域内投资合作的融资支持;建立东北亚投资合作基金;建立投资银行或东北亚开发银行。三是提供投资保护,包括对符合东北亚投资合作目标的投资加强保险支持;提高国内对外商投资的保护水平;签署东北亚投资保护协议。四是放松管制,包括在加强相互监管的条件下,自动消除投资壁垒;签署区域投资协议,促进投资自由化。五是建立投资鼓励机制,包括采取共同鼓励措施;削减与投资有关的可贸易商品的税率;签署东北亚投资合作协议;签署东北亚产业合作协议。

    东北亚投资合作在实施过程中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短期(到2000年)内,建立东北亚投资信息网;中期(到2005年),建立东北亚投资基金;长期(到2010年),建立东北亚投资银行。

4.日本关于建立亚洲货币基金的构想

与韩国的构想不同,日本是从整个东亚地区来考虑区域经济一体化问题的,东北亚经济合作只是作为东亚经济合作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且,日本更专注于金融领域的合作,其主导思想是成立亚洲货币基金。其实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前,日本已经提出组建AMF的构想,只不过在危机爆发后这种要求更加迫切。日本学者提出,危机使日本更加认清了这样一个冷酷的事实,即“资本一旦逃离某一市场,很难回流”,因此受灾国不能抱有幻想,认为一旦经济好转,外逃资金很快就可以回流。危机爆发后,外部的支持和协助是非常必要的。IMF本来是提供这种帮助最理想的机构,但是由于前面提到的原因,IMF的作用被大大削弱了,只有受灾地区的类似组织才能为受灾国提供公平、及时的援助。而且目前金融领域的地区主义也在不断升温,1999年1月1日启动的欧元便是金融一体化的产物。日本学者认为,在新形势下,亚洲国家应从战略上考虑如何重新安排本地区的货币体系,加强金融领域合作,以提高本国、本地区抵御金融风险的能力,避免被国际资本所利用,再次遭受危机的侵袭。

日本设计的亚洲货币基金是一个独立机构,其成员由国内货币市场较发达的亚洲国家组成,包括日本、中国、亚洲新兴工业化经济体、东盟、及其他亚太国家。基金的主要任务是研究和分析各成员的经济和货币条件,向各成员提供技术支持,组织国际会议。

基金的基本功能主要有三个:一是推动政治对话。亚洲货币基金可以通过组织各类会议,如高峰会议、部长级会议、中央银行行长会议和副部长会议等,探讨经济形势、汇率、货币和资本市场走势等问题。二是建立紧急融资机制。这主要涉及资金筹集问题。日本学者提出基金可以通过三种途径筹集资金或为其成员提供融资支持。第一种途径是向各成员筹集资金。各成员将其外汇储备的一部分作为在基金中的份额支付给基金,但在基金成立之初,各成员不必实际支付,只需在外汇储备中单列出来。通过这种方式,亚洲货币基金有望筹集到200亿到500亿美元。第二种途径是从资本市场上筹集。虽然从资本市场上筹集到的资金利率较高,难以以优惠利率向受灾国提供资金,但亚洲金融危机的经验证明,受灾国急需的是大量资金,为此愿意支付较高的利率,因此基金可以将资本市场作为其第二大资金来源。第三种途径是向成员提供融资担保。基金的担保可以提高其成员的资信等级,使其能以优惠条件从资本市场筹集资金。三是防范危机。脆弱的金融体系,货币当局监管措施不完善,以及盯住美元的汇率制度是引发亚洲金融危机的主要因素。基金的建立可以防止东亚各国重复原来的错误,增强本地区抵御金融风险的能力,完善货币当局的监管体系,同时改变现有的汇率制度,实现汇率稳定。

日本学者提出,在基金发挥上述作用的同时,还需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各国的货币当局应加强合作,相互交换信息和经验,在加强对金融机构和金融体系监管方面共同努力。二是应建立亚洲清算系统,其理由是为防范危机,需要扩大亚洲货币在本地区的使用,最终走出盯住美元汇率制度的束缚。此外,随着本地区证券市场的发展,需要在本地区建立国际证券保管中心。三是建立亚洲货币基金研究机构,探索出一条“亚洲道路”,并将其融入各成员的未来政策中。该机构还应负责研究亚洲单一货币等问题。

日本学者认为日本应在基金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因为它是亚洲唯一的8国集团成员,其GDP超过本地区GDP总额的一半。而且日本应尽可能支持各成员金融体系的稳定,帮助其经济的恢复。
从上述介绍可以看出,日本和韩国在发展东北亚经济合作方面的构想存在着明显差别,这是由双方各自的经济实力、经济发展战略决定的,但无论哪种构想,都是本国利益的体现,都想争取借助加强东北亚经济合作获得最大的好处。短期内,实现韩日的构想会有许多障碍,但在欧盟东扩、北美自由贸易区向南推进和亚洲各国金融体系脆弱的背景下,我国与韩日开展对话,有利于提高我国对美、欧的谈判地位。建议就东北亚区域一体化加强与韩日的合作研究,为我国制定全球和区域战略提供依据。


↑TOP

 
Copyright © 1998-2018 DRC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国研网
京ICP证030059号  中关村信用促进会会员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