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研网
您当前位置:国研网首页 > 专家库 > 专家文章

丁宁宁:后危机时代的中国财政政策(中)
丁宁宁

2011-03-31

     c2.在城市地区实行的家电“以旧换新”财政补贴政策。

    2009年,中国政府决定从6月1日起:对“以旧换新”购买家电实行财政补贴政策,补贴标准为新品价格的10%。本年度增加安排20亿元用于家电以旧换新补贴。

    家电以旧换新工作,从北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山东、广东、福州、长沙9省市开始试点。补贴范围包括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空调、电脑5类。补贴金额中央财政负担80%,试点省市财政负担20%。据统计:2009年这9个试点省市发放补贴金额超过14亿元,增加销售额140.9亿元(360.2万台),占这五类家电品种销售额的近三分之一,对家电市场的拉动效果明显。

    2010年5月,国务院决定从本年6月1日起,继续实行对家电的“以旧换新”财政补贴政策,并根据各地区的旧家电拆解处理能力,将此项家电补贴政策逐步推广到全国范围,截止时间暂定为2011年12月31日。

    c3.汽车的“以旧换新”补贴及1.6升以下轿车购置税减半政策

    2009年6月,将汽车“以旧换新”的财政补贴资金从每年10亿元提高到每年50亿元,主要针对污染物排放达不到标准[12]的营运车辆。适度提前报废并购买中型货车、中型客车、轻型客货车、微型客货车者,分别享受6000元、5000元、4000元、3000元的补贴。

    由于2009年下半年的汽车“以旧换新”政策效果不明显,2010年汽车“以旧换新”的补贴标准由3000元至6000元提高到5000元至18000元,效果有了明显改善。据有关部门统计,2010年1月至8月,全国共办理汽车“以旧换新”补贴车辆21万辆,月均受理补贴车辆约为2009年月均补贴车辆数量的6.9倍,发放补贴资金29.55亿元,拉动新车消费253亿元。

    购置税减半政策针对1.6及以下排量的乘用车,实行时间是2009年1月20日至12月31日。据有关部门统计,2009年1.6及以下排量乘用车的销量高达719.55万辆,同比增长71%,政策效果明显。

    二、后危机时代中国财政政策面临的挑战

    后危机时代中国政府是否继续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主要取决于对以下3个问题的判断。首先是国际经济的今后走向问题,其次是中国经济的发展趋势问题,最后是中国政府的财政能力问题。

    1、后危机时代国际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

    经历了危机的痛苦后,全世界的人都渴望稳定,希望全球经济尽快恢复到危机前的状态。但是如果仔细研究一下金融危机爆发的原因,各发达国家政府目前采取的政策,以及世界经济实际上的表现,可能就不那么乐观了。

    a、发达国家处理危机面临两难局面

    发达国家应对金融危机主要采取了两方面措施。一是加强对金融机构的监管,防止新的违规行为发生。二是想办法来核销金融机构已经形成的“有毒资产”。

    目前各发达国家政府处理“有毒资产”首先是将其冻结,然后以财政注资的方式来拯救商业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在它们的业务恢复正常运转、“有毒资产”分步核销以后,财政资金才能全身而退。问题在于,这种处理方式本身就面临很大风险,因为它必然推高各发达国家政府的负债水平。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估算,2007年至2010年全球金融机构累计出现的“有毒资产”的总规模可能为40000亿美元左右,目前仅核销了50%,还有20000亿美元左右的“有毒资产”没有核销。其中美国还有约4000亿美元,欧盟等其他发达国家还有约16000亿美元。目前各发达国家政府债务在GDP总额中所占的比重,都已超出了国际公认的警戒线[13],已经没有能力继续消化“有毒资产”。

    发达国家政府面临的两难局面是:如果为了维持目前脆弱的经济恢复局面,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政府债务就会继续扩大;如果为了降低债务水平,采取紧缩性的财政政策,又会损害当前脆弱的经济恢复局面。在财政政策进退两难的情况下,各发达国家将不得不延长扩张性货币政策的时间,来挽救可能再一次衰退的国民经济。其通货膨胀的后果和扩大政府债务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让全体民众来共同品尝金融市场违规者酿成的苦酒,从而危及各发达国家政府自身的稳定。

    b、全球投资、贸易、就业情况不容乐观

    2010年初,联合国贸发会议的报告估计,在经历了2008年的急剧下降后,2009年流入发达国家的投资继续大幅下挫了41%。流入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投资也分别下降了35%和39%。2010年10月,联合国贸发会议的报告显示,全球的外国直接投资(FDI)在经历了四个季度的缓慢回升后,2010年第2季度再次下滑, 前景堪忧。

    2010年7月,世贸组织在华发布的年度报告显示:由于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下降,以美元计算的全球贸易总额下降了22.6%[14]。以货柜数计算,2009年度全球贸易总量下降了12.2%,是1965年以来跌幅最大的一次。全球出口总额占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比下降了2.3%,创下二战结束以来的最低点。全球贸易总额要恢复到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前的水平,至少需要两年以上的时间。

    2010年8月,国际劳工组织发表的《2010年全球青年就业形势报告》显示:2009年底全球6.2亿年龄在15~24岁的青年劳动力人口中有8100万人处于失业状态,失业率达13.0%,比去年同期高出一个百分点。这是自有全球评估数据以来的20年中,失业率增加幅度最大的一年。报告预测2010年全球青年失业率将继续攀升至13.1%。

    全球投资、贸易的低迷状态,直接影响世界经济的复苏。全球就业情况恶化,则不仅影响消费品市场的恢复,还有可能导致各国的社会矛盾激化。

    c、贸易保护主义增加了复苏的不确定性

    目前一些发达国家政府,为了推卸本国经济失衡,失业增加、增长乏力的责任,开始频频指责其他国家政府“操纵汇率”。

    其实自1971年8月15日美国政府全面放弃美元与黄金挂钩后,美元的长期趋势就一直是贬值:美元对黄金的比价从那时的35美元:1盎司,一路跌到目前的1300美元:1盎司。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以后,由于美元的发行量迅速增加,美元贬值的速度会进一步加快。因此,中国政府不可能,也不愿意“操纵汇率”来不让人民币升值。中国政府采取的措施,只是控制人民币升值的速度不要太快。人民币的过快升值,不仅不利于中国的产品出口和外汇资产保值,也解决不了美中贸易的不平衡问题。因为美中贸易不平衡的主要原因,是美国政府禁止向中国出口高技术产品。

    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人民币过快升值,受损害的不仅仅是中国的出口商,也有发达国家的订货商和投资者,以及中国以外的原材料供应商。熟悉国际贸易的人都知道:在中国的出口商品中,一半以上为加工贸易产品;其品牌、资金、技术、原材料等,很多都来自国外。以中国出口到美国的羊毛衫为例,品牌是美国或其他发达国家的,羊毛是从澳大利亚或新西兰进口的,中国企业拿到的加工费不到美国订货商收购价的五分之一。一旦人民币升值过快,影响到中国对美国的羊毛衫出口,受损失更大的必然是美国的订货商,以及澳大利亚、新西兰的羊毛生产者。

    贸易保护主义思潮的抬头,已经影响到一些国家的对外经济政策,增加了全球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

    2、中国经济的增长趋势不会发生大的改变

    上个世纪末的亚洲金融危机以后,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质疑从来没有停止过,以至于中国政府计划部门的官员也受到了影响。他们不止一次地宣布中国已经进入了稳定增长阶段[15],但经济实际增长速度总是突破计划部门的预期。

    a、影响中国经济增长的长期因素

    中国是一个人均资源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国家。改革开放以来,国外资金、技术的引入,提高了中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特别是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后,贸易顺差迅速增加,充足的外汇储备[16]为中国利用国外资源提供了资金保障。

    中国是一个居民储蓄倾向较高的国家,随着经济总量的扩大,居民储蓄余额迅速扩大。2009年中国的居民存款超过了26万亿元,相当于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77.6%,为资本积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2009年,在所有国家外国直接投资(FDI)下降的情况下,中国的FDI基本维持了上一年的水平,世界排名从2008年的第6位上升到第2位。

    由于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目前中国正在进入加速老龄化阶段[17],劳动力供过于求的局面已经开始改变。但是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普及9年制义务教育的努力,保证了劳动力质量的稳步提高,为资本、技术替代劳动力打下了坚实基础。

    尽管发达国家没有取消针对中国的高技术出口禁令,但是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通过经济结构调整和对引进技术的消化、吸收,中国制造业的整体技术水平和自主创新能力明显提高。

    b、国际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由于中国金融市场实行的是有条件的对外开放,中国金融机构手中持有的“有毒资产”不多,中国银行业受国际金融危机的直接冲击不大。但由于美国不可能放弃扩张性的货币政策,人民币的逐渐升值和中国外汇储备的损失是不可避免的。

    国际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主要冲击,是发达国家经济衰退和市场萎缩,降低了对中国出口产品的需求。这一冲击虽然使2009年的中国对外贸易总量下降了13.9%,但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增长来说,却未必是一件坏事。因为它迫使中国进行必要的结构调整,以适应扩大内需和经济持续增长的要求。以中国政府4万亿投资计划为例:它在加快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增强了对中国弱势群体的社会保护;不仅使经济迅速从低谷中走了出来,也有利于国民经济的长期增长。

    国际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另一个冲击可能来自发达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其结果和上面的冲击类似。由于中国经济增长对国外资源的依赖,中国不会从目前的贸易自由立场后退。况且从长期发展的角度讲,新兴国家之间贸易增长的前景很好,坚持贸易保护主义只会加快发达国家经济的衰落速度。

    c、中国经济仍可维持较高的增长速度

    国际上一般认为,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的主要原因是较高的投资率和所谓“人口红利”的较多的劳动力投入。鉴于中国居民较高的储蓄率和因计划生育导致的劳动力人口比重居高不下的现象,上述分析无疑是有根据的。但是人们容易忽视的是:中国快速工业化、城市化过程中的技术进步,以及城乡之间劳动力资源的重新配置所带来的效率提高[18]。

    从前述影响经济长期增长的4大因素(资源、资本、劳动力和技术进步)来看,发生变化的只有劳动力。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速,劳动力数量呈下降趋势,但是劳动力质量的提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此有所补偿。资源稀缺和资本充足的因素不会发生大的变化。广义的技术进步因素,则会随着劳动力资源的重新配置和自主创新能力的提高而有所加强。

    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地域辽阔的大国,又处于工业化、城市化阶段,消费市场和产业能力都有很大的拓展空间,受外部因素的影响较小。只要社会政策不出现大的纰漏,避免西方工业化过程中的社会分裂,中国经济现代化的步伐就不会放缓。


↑TOP

 
Copyright © 1998-2018 DRC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国研网
京ICP证030059号  中关村信用促进会会员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