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研网
您当前位置:国研网首页 > 专家库 > 专家文章

丁宁宁:国际养生养老“产业”发展趋势
丁宁宁

2010-11-19

    养生养老“产业”,是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国际上发展最快的行业之一。其原因是老年人口比重的增加。借鉴国际养生养老“产业”发展的经验,促进我国养老事业的发展,以便更好地解决我国的老龄化问题,是目前和今后一段时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件大事。

    一、老龄化是人类21世纪面临的严峻挑战

    如果说20世纪人类面临的挑战是战争的话,那么在不发生大规模战争的情况下,21世纪人类面临的最大挑战将是老龄化。原因是死亡率下降、出生率下跌导致的人类预期寿命的延长。死亡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生活和医疗条件的改善,出生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晚婚、独身和养育后代成本的提高。

    未来是一幅怎样的图景呢?根据联合国等有关机构近来公布的数字:从2005年到2050年,世界人口将从目前的67亿增加到92亿;其中60岁以上老年人口的比例将从目前的11%左右增加到22%;65岁以上老年人口的比例将从目前的不到8%增加到16%,80岁以上的老人在2050年将超过4亿。

    虽然技术进步提高了人类养育自身的能力,劳动人口的减少还是会导致经济活力的下降。加之人类预期寿命要比人类预期健康寿命的增长速度快,老龄化给医疗保障体系带来的负担也会不断加重。大批失能老人的护理不仅要占用相当比例的劳动人口,如果处理不当,还会导致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

    中国的情况更为严重。由于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中国已提前进入了老龄社会。目前60岁以上老年人约占总人口的12%,其中65岁以上老年人占总人口的比例已超过8%;均已超过了国际上老龄人口的平均比重。不仅“未富先老”,而且未来老龄化的速度和老龄化的程度,都将是史无前例的。

    二、西方发达国家应对老龄化的一些做法

    自从第一次老龄问题世界大会于1982年在维也纳举行以来,欧美主要工业化国家,包括亚洲的日本、新加坡,相继步入老龄社会。它们与我国的区别在于:一是二战后一般都建立了比较完备的社会保障体系;二是人均国民收入远高于我国目前水平。但是,老龄化还是给它们带来了严峻的挑战。

    首先是由于家庭意识的淡化,社会承担了赡养老人的义务。各国政府为老年人提供了经济上的保障,并兴建了大批的养老院。养老院不仅解决了老人的生活料理问题,还组织老人参加各种社会活动。但是随着老龄人口的增加和老人自主意识的增强;养老院模式引起了社会上一些人的怀疑和反对。

    其次是劳动力的短缺。多数国家是靠外来移民解决的,例如英国的印巴移民、法国的阿尔及利亚移民、德国的土耳其移民、美国的拉美移民等。日本虽然对移民入籍控制很严,也摆脱不了对亚洲外来劳工的依赖。但外来移民也带来了新的问题。例如二代移民如何融入主流社会,至今没有解决好。

    第三是社会养老体制在经济上的可持续问题。西方养老体制是按照“现收现付”模式设计的,也就是说靠工作人口的养老交费,来支付退休人员的养老金。随着老龄人口的增加,抚养比从6比1下降到3比1,交费不足以发放养老金,财政就出现了赤字。目前的办法是将退休年龄推迟到65岁。

    三、养生养老“产业”的涵义和具体内容

    改革开放以来,“产业”这个词在中国的涵义,早已超出了经济学的范畴,但又带有强烈的经济学色彩。养生养老“产业”的说法,既包括满足老年人需要的所有产品和服务的含义,也带有通过市场竞争来提高经济效益的意思。或许这一说法更为看重的是:老龄人口的特殊需求给企业带来的商机。

    我和一些外国朋友讨论过养老“产业”问题。他们说在养老问题上,英语一般不用“industry”这个词,但是他们有“健康产业”和“银色产业”的说法,可能跟中国养生养老“产业”的意思相近。也就是说,虽然西方老龄化问题出现得比我们早,但是在语言表达问题上,要比我们含蓄得多。

    西方国家的经验告诉我们:在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上,应当充分考虑市场的作用,政府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包下来。政府应当管和能够管的,是为老年人提供必需的经济保障和医疗条件,例如国民养老金、基本医疗服务等。但是老年人需要的绝大多数商品和服务,还是要通过市场的办法来解决。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深,以满足老年人需求为主的商品和服务市场必然随之扩大。包括老年用品制造、老年家政服务、老年健康服务、老年文化教育旅游服务、失能老人护理服务等等。到2020年,中国的老龄人口将增加到2.5亿左右。面对这样一个庞大的老年消费群体,任何人都不会无动于衷。

    四、“居家养老”有进一步增加的趋势

    二战以后,在为老年人提供经济保障的同时,西方国家兴建了大批的养老院。养老机构虽然解决了老人的生活料理、医疗等问题,但削弱了老人与家庭和社会的联系,使老人感到孤独和寂寞。日本作家中根千枝在她的报告文学《文明之国瑞典》中写道:“没有事干,只是活着,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思呢?”

    简单地讲国际上正在从社会养老回归家庭养老是不准确的。因为社会养老的本意是社会承担养老义务,并非一定要老人住在福利院里;家庭养老的本意则是由子女承担养老义务,而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的这种观念已经越来越淡漠了。正确的说法是:与“机构养老”相比,“居家养老”有增加的趋势。

    欧洲大陆机构养老的比重较高,例如德国约有33%的老人住在养老院中。但是由于老龄化速度加快,养老院的建设速度赶不上需求。各国政府开始鼓励居家养老,并提供各种经济补贴。例如在荷兰,高龄老人如果不要求政府提供养老床位,就可以领取每年5万欧元的照料金,自己去购买所需要的服务。

    在日本、新加坡等亚洲国家,由于土地资源不足,以及东方传统家庭观念的影响;虽然也参照西方模式为退休老人提供了优厚的养老金,但是在大力兴建养老院的同时,一直提倡和鼓励“多代同居”,并为居家养老提供住宅上的优惠和便利。例如日本的“两代居”住宅,以及新加坡的“多代同堂组屋”等。

    五、“异地养老”已不是美国人的专利

    美国人向来强调个人自由,进入养老院的老年人不到总数的20%,其余都是居家养老,但大多数老年人并不和子女住在一起。很多美国人退休以后把原来的住房卖掉,在温暖的“阳光地带”购房落户,安度晚年。以至于在美国南部形成了一些老年人聚居的城市,例如佛罗里达的坦帕市,亚利桑那的凤凰城等。

    这种异地养老的方式在英国也很普遍。一些收入较高以及在海外工作的英国人,退休后往往选择英格兰南部的海滨城市养老。例如贝克斯希尔、海斯汀,伊斯特本等。随着老年人向这些城市的迁移,形成了一些颇具特色的老年人社区。社区不仅为老年人提供各种服务,而且出售符合老年人特殊需要的商品。

    欧盟形成以后,异地养老开始向跨国方向发展。一些北欧国家的城市,例如挪威的卑尔根、奥斯陆、贝鲁姆等,看中了西班牙南部海滨充足的阳光、低廉的地产价格和良好的公共卫生服务,不惜投重资在那里开办功能齐全的养老公寓和配套服务设施。在满足本市养老需求的同时,也为当地发展提供了商机。

    欧洲南部的阳光不仅吸引着各国养老机构,也吸引了许多国际投资公司。它们在地中海沿岸修建了不少功能齐全的养老社区,除老年公寓外,还包括医院、商场、剧院等配套设施,并提供家务料理、老年护理、紧急救护、安全保卫等全天候服务。这些旅游胜地附近的养老社区入住费用较高,但仍然供不应求。

    六、内容丰富的老年服务业发展迅速

    2002年,世界卫生组织在《积极老龄化政策框架》中提出了“积极老龄化”的概念。其核心内容是“参与、健康和保障”,使老年人尽可能在较长时间内保持良好状态。在组织老年人参加体育、文化、教育等活动方面,英国的老年摇滚乐队,法国的老年电台,日本的老年体育俱乐部和夜大学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老年旅游是欧美、日本旅游市场的重头戏。多数老年人在健康允许的情况下都愿意到国外去走一走,看一看。国外旅行社根据老人不同的支付能力、文化背景和情趣爱好,推出了团队游、自助游、候鸟游、健身游、修学游等多种多样的旅游模式。随着婴儿潮的一代人进入退休年龄,老年旅游有进一步扩展的趋势。

    在为老年人提供家政服务和生活护理方面,日本官方养老机构、私人企业和非营利组织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日本的“在宅服务”几乎无所不包。除生活料理、“入浴护理”、“上门看护”外,还包括定期早晚用车接送老人到老年康复中心,对他们进行身体检查、功能恢复性训练,以及如厕、用餐等生活技能指导等。

    丹麦的自助养老社区,代表了老年服务业的新潮流。老年人可以选择志趣相同的老友同住一座公寓楼。这里不仅提供老年人需要的各种服务,而且设有各种小作坊、小农场、小鱼塘等。凡是老年人能想到的,在这里都能得到满足。老人们可以一块儿钓钓鱼、养养花,干自己想干的任何事情,共同建设自己的家园。

    七、推陈出新的老龄商品市场大有可为

    随着老龄人口比重的增加,老龄商品市场所占份额也在不断上升。欧美、日本等国的厂商从来没有抱怨过老年人的挑剔,而是抓住老年人的特点,迎合老年人的需要,千方百计地推出符合老年人口味的商品。从保健食品到老年服装,从生活辅助设备到护理用品,从文化娱乐用品,到计算机网络产品等,应有尽有。

    法国厂商在中老年人服装这一细分市场上一直处于领先位置。老年人的服装不仅需要穿着舒适,而且要符合各自的身份,质量上得禁得起检验,价格又不能过高过低,否则就很难赢得市场。在这方面,法国设计师发挥了自己独特的想象力,将高贵、典雅和简约、含蓄的风格融合在一起,从而赢得了老年人的青睐。

    美国厂商在保健药品、方便生活用具、电子产品方面一直独占鳌头。例如“脑白金”、深海鱼油、老年多种维生素,多支点拐杖、助步器、电动轮椅、老年人坐浴器、防滑地胶、脚踏开关电冰箱,自动配药服药定时器、遥控防遗忘门锁、遥控上网鼠标等,家居防盗安全系统、紧急呼救系统等,很受老年人的欢迎。

    日本厂商在老年食品和护理用品方面有很多创新。单是具有医疗作用的食品就有高营养流食、帮助吞咽的辅助食品、肾病食品、糖尿病食品、褥疮食品、补铁、钙、纤维食品、大肠检查食品等七大类。为方便老年人的生活,除尿不湿、老人尿裤,随身尿袋等系列产品外,还开发出“老年助浴床”等老年人专用商品。

    八、“老年社区”成为城市建设的新亮点

    随着老龄人口的增加,欧洲许多城市出现了老年人聚居的社区。根据欧盟宪章的要求,老年社区在建筑设计上应当将老年服务功能与城市特色、生态目标融合在一起;不仅要方便老年人的生活,而且要使老年人不感到孤独。因此,老年社区内所有的公寓楼和公共设施,都必须根据老年人的特点进行相应的改造。

    例如为了消除安全隐患,方便老年人活动,要求老年社区实现无障碍化,多层公寓楼加装电梯和无障碍通道。容积率过高的社区则需要拆除部分建筑,增加供老年人活动的绿色空间。同时要完善方便老年人生活的卫生站、小超市、康复中心和娱乐中心等服务设施,使老年社区成为城市充满人文关怀的模范社区。

    前面说过挪威在西班牙南部海滨兴建养老社区的做法,也刺激了西班牙本地的房地产业发展。西班牙是高福利国家,全国有5000多所养老院,多由民间来经营,其中约半数是近十年兴建的。西班牙法律允许没有退休金的老年人用自己的房屋作抵押,向银行支取养老和医疗费用,老年人去世后房屋归银行处置。

    始建于1961年的美国太阳城中心,位于佛罗里达西海岸的坦帕和萨拉苏达之间。社区内有适应不同老人需要、无障碍设计的多种居住组合,实行严格的人车分流。积极活跃的社区生活吸引了各个收入层次的老年人。全美国名为太阳城的老年社区有几十个,成为美国房地产业中最有前途与朝气的专业开发方向。

    结语

    工业化以来,西方国家已经完成了从“家庭养老”向“社会养老”的转变,“机构养老”基本上覆盖了那些最需要帮助的老年人。而由于发展阶段上的差别,中国至今仍有一半以上的老年人依靠“家庭养老”,“机构养老”在城市地区的覆盖率也不到10%。但是由于计划生育,我们老龄化的速度和深度将很快赶上欧洲。

    为了迎接老龄化的挑战,中国首先需要解决从“家庭养老”向“社会养老”的转变。在政府承担社会养老义务、“机构养老”覆盖最需要帮助老年人的基础上,充分发挥市场的作用,鼓励企业和民间力量,大力发展养生养老“产业”。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老有所为、老有所学、老有所乐”。

   (本文系根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原部长丁宁宁在“首届中国·昆明国际养老养老高层论坛上”的讲话整理而成)


↑TOP

 
Copyright © 1998-2018 DRC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国研网
京ICP证030059号  中关村信用促进会会员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