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研网
您当前位置:国研网首页 > 专家库 > 专家文章

节能与环保的联动机制是如何形成的
包月阳

2007-09-11

    3月26日下午,我们考察团一行来到日本最大的钢铁公司新日本制铁株式会社的君津制铁所(钢铁厂)。位于东京湾东岸的君津制铁所建立于1965年,现有员工2800多人,年产钢1000万吨左右。

  钢铁厂的塑料垃圾处理业务

  吸引我们前来的不仅是君津厂经过改造后产量和能源利用效率都大大提高的第四高炉,还有这家钢铁厂的塑料垃圾处理装置。新日铁是日本第一家回收处理塑料垃圾的钢铁公司,全日本目前每年可回收处理20万吨塑料垃圾,君津厂每年处理6万至7万吨,即1/3的全国废塑料。在这里,经预处理的废塑料投入焦炉中燃烧,经热分解产生焦油、煤气和焦,几乎没有剩下一点真正的垃圾。

  一个大型钢铁厂,为何要做处理废旧塑料这样的事?君津钢铁厂的负责人告诉我们,首先,他们认为帮助处理塑料垃圾是对地方政府和社区做贡献,这对企业来说是很重要也很光荣的事;第二,帮助政府处理垃圾,有商业上的报酬,在经济上并不亏损。日本制定有《包装容器再生法》,其主要内容是,塑料容器等容器生产商和销售商有责任处理塑料垃圾——首先是要承担处理费用,塑料生产商需要事先交一笔费用到塑料协会。包装容器经消费后变成垃圾时,各个家庭有责任将其分类投入可回收容器垃圾桶。地方政府负责垃圾的回收、捆装。然后,通过招标竞争来决定谁来处理塑料垃圾。企业中标后,政府给与处理补贴。

  君津钢铁厂的塑料垃圾处理业务反映了日本的节能与环保机制中政府、协会、企业、家庭的关系。

  政府的主导作用:领跑者和节能标签制度

  无疑,日本政府在节能和环保方面起着主导作用。

  在日本经济产业省官员向我们介绍的诸多节能政策中,给记者深刻印象的有“领跑者”制度和节能标签制度。

  领跑者制度可以说是一种鞭打慢牛的促进企业节能的措施。所谓领跑者(Top Runner),是指汽车、电器等产品生产领域能源消耗最低的行业标兵。领跑者方式就是通过确立行业标杆,强制要求其他企业向其看齐,也就是确定家电产品、汽车的现有最高节能标准,从而使汽车的油耗标准、电器产品等的节能标准高于目前商品化机电产品中最佳产品性能。对于未达标的制造商,采取警告、公告、命令、罚款(100万日元以下)等措施。

  据经济产业省官员介绍,领跑者标准是能源厅制定的。在制定之前,要跟行业团体进行很激烈的讨论。比如,汽车排气量标准,需要调查各个汽车的耗油量,将最好的作为标准。

  领跑者制度实施6年来,通过制造商的努力,各种电器都实现了超出当初预想的节能效率改善。比如汽车行业,通过领跑者制度,2004年度比1995年度能源消费效率提高了22%,而按原定目标,是2010年提高23%。电视机2003年度比1997年能效提高25.7%,录像机2003年度比1997年度提高73.6%;空调2004年度比1997年度提高67.8%;电冰箱2004年度比1998年度提高55.2%;电冰柜2004年度比1998年度提高29.0%。

  节能标签制度则是政府为培养消费者节能意识而制定的制度。即通过在节能型家电上贴节能标签,引导居民家庭购买应用了节能技术的家电。节能标签上标注有家电产品节能性相关信息,在标签的最下方要写明一年的耗电费用,使消费者可以清楚看到会花多少钱。标签的格式是经济产业省规定的。

  对于使用节能汽车的消费者,政府还有奖励性政策(其他的家电没有)。汽车的排气、节能的标准达到后,在购买税金方面有减免。比如丰田汽车公司生产的混合动力汽车,价格比一般用燃油的高一些,高的部分的一半由政府补贴。

  对于企业节能,除领跑者制度外,政府也有一些激励政策。企业上节能设备时,政府有一定的补贴。首先要经过政府审批,如果政府认为技术比较先进的节能设备,最多可以给予50%的补贴。一般情况下补贴1/3。

  协会的作用:督促企业自律

  根据《京都议定书》,日本到2010年要较1990年消减6%的排放量(参见第10页)。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必须有企业的努力。日本政府将《京都议定书》的任务分解到了企业,因此,日本企业主动研究节能减排问题,是从《京都议定书》发布以后开始的。

  日本的具体做法是:具体减少哪个方面的排放量,由产业界和运输部门讨论后确定。产业界要先跟经济团体协商,再跟企业协商,具体计划由企业自己制定,通过媒体向国民公开。公开后,企业的计划成为行业整体对社会的“婚约”。为了监督这方面的工作,还设立了监视会。如果没有达到预定目标,则由媒体进行批判。这样,就形成一套促进企业节能的机制和体制。

  譬如,京都会议后,日本钢铁行业也提出了自己的节能减排目标。这个目标是日本钢铁联盟提出的:进一步节能10%,二氧化碳排放降低10%;开展对废塑料的再生利用。除了二氧化碳,氮化物、硫化物,国家、地方政府都有目标。企业要遵守国家和地方的目标。

  媒体与NGO:水俣事件的启示

  向我们介绍情况的日本经济产业省官员十分强调媒体和NGO在节能与环保中的作用。他说,媒体的舆论压力会影响企业的经济效益,甚至影响其生存。而非政府组织又非常善于利用和影响媒体,为环保和节能推波助澜。

  他谈到水俣病事件。水俣镇是熊本县水俣湾东部的一个小镇。1956年,水俣湾附近发现了一种奇怪的病。这种病症最初出现在猫身上,被称为“猫舞蹈症”。随后不久,此地也发现了患这种病症的人。这种“怪病”就是后来轰动世界的“水俣病”,是最早出现的由于工业废水排放污染造成的公害病。“水俣病”的罪魁祸首是日本氮肥公司。水俣病1956年被揭露,经过包括医生、律师、记者、学者在内的正义人士十多年的奔走呼吁后,1973年,日本氮肥公司不得不低头认罪,向12000多名受害者支付数千亿日元的赔偿金,企业因赔偿受害者而破产,后来重组的新企业的赢利也全部用于赔偿。在这场斗争中,新闻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功不可没。

  近年来,日本的NGO一直在主张推行环境税,即每个企业根据所排出的二氧化碳的量交税。虽然环境税还未实施,但是给企业造成很大的压力,所以企业要自觉减少排放量。

  企业的作为:压力与动力

  日本大多数企业都将节能和环保限制细化到生产、运输和产品使用的具体环节,通过技术创新和良好的售后服务或回收体系建设促进节能环保目标的落实,企业内部大都建立了完善的CSR推进机构。这与企业的外部压力和内部动力都有关系。

  外部压力主要是政府、法律、行业协会、媒体、NGO组成的联动机制。内部动力则是在全球化时代日本企业自身发展的需要。这一点在我们考察的跨国公司中表现特别明显。考察团成员、商务部跨国公司研究中心的王志乐教授认为,为适应全球竞争与合作,跨国公司调整了企业经营理念和文化。过去,跨国公司往往以母国文化为中心,现在通过全球各地分支机构吸纳人类多种文化成果,形成能够吸纳多元文化的企业文化。在形成多元文化过程中,跨国公司的责任理念得到提升。这些公司从过去的股东价值最大化提升到强化包括股东、社会和环境责任在内的公司责任体系。吸纳多元文化承担全球责任迅速成为全球公司的文化。

  以我们考察的松下电器公司的环境经营为例。松下公司从1991年就开始实施了从规划、设计阶段对产品环境影响进行事前评估的“松下产品影响评价”制度。根据其中的产品生命周期评价的结果,分三个层次认定通过环境友好设计而开发出来的绿色产品。

  欧盟的RoHS指令生效后,松下公司启动了不仅在欧盟境内、而且向全球销售的所有产品也一律不使用特定化学物质的全公司项目。2003年3月末,松下在世界范围内率先完成了无铅焊锡的引进工作。

  2001年,日本实施了《家电回收利用法(特定家用设备的再商品化法)》。作为回收利用对象的冰箱(含冰柜)、洗衣机、空调、电视机等4种产品在重量上约占日本报废电气、电子产品总重量的80%。松下公司充分利用全国各地现有的再商品化处理点,建立起了高郊的地区分散型回收利用处理体系。受同一集团厂家等的委托,环境网络株式会社一揽子代理了相关业务,管理运营着190处指定回收站和35处再商品化处理点。

  2001年4月,基于“从商品到商品”的理念,松下在兵库县成立了再商品化处理基地——设立了株式会社松下环境技术中心,处理能力为100万台/年。2005年度,中心回收处理了70万台旧家电。


↑TOP

 
Copyright © 1998-2019 DRC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国研网
京ICP证030059号  中关村信用促进会会员证书